Sunday, 24 August 2008

大马加油










































参与了 mid valley - the gardens (至9月7日)举办的一个慈善画展。画了两幅“怪鸡”作品祝贺大马51诞辰,第一幅题为:One Small Step, 第二幅为:Go! Go! Malaysia。作画动机是想表达身为马来西亚公民对现今社会状态的感受。

相信从事创作的国人都会面对两个问题:1.题材的限制, 2.何谓大马特色?看看蔡明亮的电影挨了几刀,再看看常被旅游局挪用的传统符号、多元种族及特色建筑,就大概知道一个”国庆画展“能有什么作为。但老颜说如何在既有条件限制下创作是画家的挑战,也对。

一个社会的创作必反映社会本身,一个人的创作也将反映其身,这是无法分割的。这次我用了拼贴的手法,把一些事件带给我的启示与联想并置在同一个空间上,暗示种种无法切割的关系。为了不伤和气,我以较调皮的方式处理要说的课题。

One Small Step 说的是大马太空人升空的事。一方面它实现了许多孩子的童梦,争议的是这方法能带给孩子自信吗?当他知道这只是一宗买卖的赠品。这让我联想到什么东西能建立大马孩子的身份认同?是与生活渐渐无关的风筝等传统符号?亦或抄袭东西方的文化硬凑成一盘 Malaysian Rojak?One Small Step 是一种揶揄,这真只是一小步啊!

Go! Go! Malaysia 从油价高涨事件出发,反映大马人当下的精神状态:焦虑、被政治黑手牵着鼻子走、失速、没有方向。大马加油是双关语,在揶揄油价的同时也趁着奥运的风头替大马人加油。身为一个大马华人,这一刻的心情还真是挺复杂的。

有的人看了我的画急忙忙要求解释,在此稍作了整理。要强调的是这只是一些创作的初衷,逻辑并不是绘画的全部,一些东西不是文字能翻译的,主要还是观者如何去投入作者营造出来的氛围。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呵呵...就知道你不会乖乖的为大马"加油"啦...太空不是我的梦想;一直以来也都喜欢风筝(但是盲肠图案的就...-_-lll)。而加油是切到肉的痛呢...所以还是喜欢恐龙...我可不想用脚启动车子咧!-_-lll...

老颜 said...

你的“怪鸡”作品让头头捏了一把冷汗,幸好只是“揶揄”,而不是“怒诉”,否则这次可出现不了在花园里。

需要别人说清楚讲明白才能投入看画的人,是想象力缺失的表表者,何必介怀呢。

小原 said...

如果画面能够引起观看的兴趣及讨论的空间,不错啊。

zzz said...

ops... 添麻烦了!只是想搏一搏,看看底线在哪里...

tutu5 said...

zelim, not bad oooo
a good expre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