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 January 2009

self 08





发现自己在处理素描稿时情绪波动较大,表现方式较粗草、概括,倾向于展示自己的情感面。到了绘画阶段,由于长时间反复刻画,情绪慢慢平复,更多的理性观察,凝视,结果呈现了属于常态的自己。处理前者的感受是除夕夜倒数:狂欢的、奔放的、宣泄的;而处理后者的心情则是清道夫的OS:看着一地的狼藉,要耐性地慢慢收拾,重组碎片。就当作是一年一度的自身大扫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