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4 August 2008

大马加油










































参与了 mid valley - the gardens (至9月7日)举办的一个慈善画展。画了两幅“怪鸡”作品祝贺大马51诞辰,第一幅题为:One Small Step, 第二幅为:Go! Go! Malaysia。作画动机是想表达身为马来西亚公民对现今社会状态的感受。

相信从事创作的国人都会面对两个问题:1.题材的限制, 2.何谓大马特色?看看蔡明亮的电影挨了几刀,再看看常被旅游局挪用的传统符号、多元种族及特色建筑,就大概知道一个”国庆画展“能有什么作为。但老颜说如何在既有条件限制下创作是画家的挑战,也对。

一个社会的创作必反映社会本身,一个人的创作也将反映其身,这是无法分割的。这次我用了拼贴的手法,把一些事件带给我的启示与联想并置在同一个空间上,暗示种种无法切割的关系。为了不伤和气,我以较调皮的方式处理要说的课题。

One Small Step 说的是大马太空人升空的事。一方面它实现了许多孩子的童梦,争议的是这方法能带给孩子自信吗?当他知道这只是一宗买卖的赠品。这让我联想到什么东西能建立大马孩子的身份认同?是与生活渐渐无关的风筝等传统符号?亦或抄袭东西方的文化硬凑成一盘 Malaysian Rojak?One Small Step 是一种揶揄,这真只是一小步啊!

Go! Go! Malaysia 从油价高涨事件出发,反映大马人当下的精神状态:焦虑、被政治黑手牵着鼻子走、失速、没有方向。大马加油是双关语,在揶揄油价的同时也趁着奥运的风头替大马人加油。身为一个大马华人,这一刻的心情还真是挺复杂的。

有的人看了我的画急忙忙要求解释,在此稍作了整理。要强调的是这只是一些创作的初衷,逻辑并不是绘画的全部,一些东西不是文字能翻译的,主要还是观者如何去投入作者营造出来的氛围。

Sunday, 3 August 2008

请用审美说服我...

昨天去Cineleisure参加画鞋子比赛,预期中的Converse鞋变成了国产Pallas。也对,反正国庆日是应该支持国货的,于是便想到用”大马制造“作主题。

印象中Pallas是我中学时代的流行牌子,Pallas jazz更是经典...(之外都是Bata的天下)。但毕业后我便被converse, vans, addidas 等的国际牌子所俘虏了。原因?款式丰富,品牌形象立体。

最近在看到报导我父亲那辈的中国老牌鞋子“回力”在欧美炒得火红时便有感,若干年前”中国制造“还是个贬义词哪!回观这边厢的”大马制造“声名每况愈下;抄袭,目光短浅,对潮流后知后觉,对品质没有坚持(特别是维修这块!)。

更让自己没面目见人的是亞洲周刊最近的报导:马国劳力市场过于依赖外劳,技术人才严重短缺,同时政府决策朝令夕改,让企业界无所适从。过去多年来,众多外资已撤离,把资金转向泰国,印尼及越南。今天马国需要的不仅是一直挂在口上的良好的基建设施与低劳力成本,更需要的是决策者的思维改变,以前瞻的国际视野与胸怀取代狭窄的民粹主义。

为了不做只会在Mamak档吐口水的愤青,我决定把这些想法表现在作品上。可惜,我的作品挤不进51强(参赛作品总数有70多件)... 后来去拿回作品时一位女士悄悄告诉我:“你的作品并非不好,只可惜倘未完成!”(指着”制造“这两个字的留白部份)我听后当场吐血气绝翻白眼... 无瞬。